丽江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黑中介教父获刑自嘲恶有恶报图

发布时间:2019-09-13 19:30:02 编辑:笔名

“黑中介教父”获刑自嘲恶有恶报(图)

以个人身份租房,之后打上隔断,再以中介名义出租,从中赚取差价——这是一些黑中介惯用的获利手段。在这个圈子里,赵国军可谓是“名人”。面对找上门的房东和“不听话”的房客,他和手下会恐吓威胁、强行换锁、扔行李……有时还会扔下一句“爱上那告上那告,反正你们也拿不到钱”。

昨天,被称为“黑中介教父”的赵国军因强迫交易罪被丰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他的两名手下获缓刑。据悉,这是本市首个对非法中介人员判处有期徒刑的案例。

宣判

被告人态度好被从轻

昨天上午10点,43岁的赵国军被带上法庭。

丰台法院审理后查明,赵国军于2013年3月至12月间,采取先以个人名义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后将房屋以中介公司名义对外转租的方式变相牟利。当房主要求收回房屋时,采用强行换锁、卸门以及言语威胁等方式,强迫多名房主将房屋租赁给中介公司,或强迫房主以多退租金、交纳违约金等方式换取房屋使用权。与此同时,他们采用拆除隔断、损坏财物等方式,强迫多名房客退租,并以各种理由少退或不退房客租金。上述行为共造成被害人直接经济损失3.3万余元。其中,柳某、张某直接参与的强迫交易行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万余元。

丰台法院认为,赵国军、柳某、张某已构成强迫交易罪。鉴于赵国军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且被害人损失已经赔偿,故对其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5万元。柳某和张某系从犯,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故对二人予以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判处柳某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罚金2万元。判处张某有期徒刑9个月,缓刑1年,罚金2万元。

房主遭遇

房被打隔断还遭恐吓

据房主王女士说,2013年3月,她在上发布出租房屋信息,赵国军很快打说要看房子。

当时,赵国军说租房是一家三口住,孩子在附近上学。双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不得破坏房屋结构、未经房主同意不得转租等。

然而,房租出去不到一个月,王女士就接到物业通知,说她的房子被人打成隔断向外出租。她赶紧去查看,发现家里成了群租房。

“我找到赵国军,说他违反合同约定,我要收回房子,结果他让我赔钱,说我中途不租算违约。”王女士说,她回家将房门换锁,结果赵国军又找人将锁换掉。

王女士说,她报了警,但民警认为是经济纠纷于是调解。赵国军死活说是她违约,让她赔偿违约金。同时,赵国军的小兄弟威胁她,说要找她麻烦。因为害怕,王女士妥协了,她最终将之前两个月的租金1.5万元退给赵国军,并赔偿对方8000元违约金。

据法官介绍,和王女士有同样遭遇的还有不少人。部分房主迫于无奈只能默认房屋被转租的事实;对于不接受转租事实又不交纳所谓“违约金”的房主,赵国军等人采取更换门锁等方式控制房屋;如果房主将门锁换回,赵国军等人则继续采取堵锁眼、换锁、破坏水表、卸门、言语威胁等手段重新取得房屋控制权,直至房主放弃反抗或者交纳“违约金”。

租客遭遇

不退钱让“马上滚蛋”

当房主退还租金、交纳“违约金”后,赵国军等人开始清租期未到、仍在居住的租客,并且仅退还部分租金。如果租客不同意搬离,他们则采取更换门锁、拆除隔断、扔出行李物品、言语威胁等方式迫使对方搬走。

据租客肖先生说,2013年8月底,他从北京博雅兴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租赁了位于丰台区的房屋,租期13个月。当时他交纳押金1300元及4个月的房租4800元,还有卫生费、维修费1000元。

住了约两个月后,博雅公司的业务主管张某找到他,称房主要收回房屋,让他限期搬走。“他说如果不搬,他就撬锁,把我的东西扔到楼道里去,有什么损失他不负责。”肖先生说,他当时就说租期还没到,不搬。如果对方撬锁、扔他东西,他就报警。几天后,他下班回家发现门锁真被换了,他报警后,民警找来开锁公司的人把门打开。

肖先生说,此后,张某带着三四名男子到房屋内,“他们让我马上收拾东西滚蛋,钱一分也不退,还让我赔换锁钱。”

肖先生再次报警,对方威胁说要弄死他。“民警来了调解时,他们还指着我,说要弄死我,让民警制止了。”肖先生说,经过民警协调,张某最终只同意退给他2000元。他怕自己的人身安全无法保障,迫于无奈同意搬走。

“教父”之称的由来

多地作案到处坑人论坛上有劣迹专版

在京城房产黑中介中,赵国军是个“名人”。上搜索“赵国军黑中介”,至今仍能显示上万条信息,一些站论坛还有他的劣迹专版。

赵国军出生于黑龙江省,高中文化,1995年来京打工。起初,他在医药公司等单位工作,2002年开始涉足房产中介。2007年,他和一名北京女子结婚,并将户口迁入北京。

赵国军说,他起初在房地产中介公司给人打工,逐渐摸清了这个行业的“潜规则”。“很多公司都是以个人名义与房主签订租房合同,打上隔断后再以中介公司的名义将房屋出租,从中赚取差价。”

2008年,赵国军“出师”后开始单干,他注册成立了多家房地产经纪公司,包括北京博雅兴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北京伟弘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等。他让妻子任财务,又先后招聘了副总经理、部门经理、业务主管、业务员、文秘等,手下有30人左右。经营过程中,赵国军用他总结的“潜规则”模式,坑完房东又坑租客。

据了解,赵国军在丰台、海淀、西城、昌平等多个区县开展非法中介活动,所到之处往往引起大量投诉和报警。

赵国军说,他的公司常被举报,名声很不好。为了继续骗人,他带着原班人马经常更换公司名称和经营场所。不少房主和租客被坑后到法院起诉赵国军,仅丰台法院以赵国军为被告的民事案件就有20多起。但是赵国军根本不怕,他甚至直接对房主和租客说:“您去告吧,反正你赢了也拿不到钱。”赵国军说,法院判决他赔钱,但是到公司注册地根本找不到他,也没办法。

黑中介横行多年,却受不到惩罚,气不过的房主和租户纷纷在络上声讨赵国军和他的公司,友甚至给他封号“黑中介教父”。查询发现,早在2012年10月,就有人在论坛上发帖,称赵国军为“黑中介教父”。赵国军被描述成“在北京众多黑中介中活跃着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关键人物”。不少友将赵国军经营的黑中介公司逐一晒出,公布了赵国军和其员工的姓名及号,提醒北漂的租房者要当心,避免被骗。不少友跟帖描述自己的被骗经历,还有人诅咒赵国军以发泄自己的不满。

据悉,房主和租客不断报案,仅丰台警方就接案80多起。2013年12月9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会同丰台公安分局,在位于石景山万达广场的伟弘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控制了赵国军和他的多名下属。

在赵国军的办公室里,侦查员发现了18个账本,每个账本大约100多页,每页登记了28条合同记录,粗略计算,该公司仅在2013年就签订了5万多份合同。赵国军手下的一名业务员曾对警方说,赵国军的公司每月能盈利30万元左右。

在现场,侦查员还发现了100多份法院的传票和判决书,被告都是赵国军的房地产中介公司。

对话“黑中介教父”

不知不觉走到这一步我这种恶人该有恶报

:你知道上有人叫你“黑中介教父”吗?

赵国军:知道,别人告诉我的。不知道谁给起的。

:圈里人都叫你“教父”吗?

赵国军:不叫(笑)。

:你为什么要把别人的房屋擅自打隔断对外出租?

赵国军:那家房产中介不打隔断啊!大公司也这样干。6000块钱一个月的房子,不打隔断,外地人那租得起啊?

:如果你是房主,你的房屋被打隔断破坏了,你愿意吗?

赵国军:从道德方面讲,我肯定不对。我确实做了不少坏事。佛家讲因果,我觉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像我这种恶人,恶报也是应该的。

:被你坑的客户有一些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还有刚毕业的学生。你现在想对他们说什么?

赵国军:这些年,我做的事情对社会危害挺大的,挺对不起他们的。我也不是没有心,只是不知不觉就走到这一步了。

:法院判你两年,你怎么看待这个结果?

赵国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觉得对我来说未必是坏事。监狱也是个好地方,我在里面静静心,以后出来不再干中介了。上苍是公平的,我肯定还有其他事情可以干。

:和你一样的其他黑中介,你觉得他们还有存活的余地吗?

赵国军:原来在法律上,我这种行为不定罪,只是合同纠纷。现在定罪了,我是北京市第一例,我觉得他们基本也够呛了。

法官释案

刑法完善堵上“空子”

承办法官说,以前对于非法中介行为,因为没有刑法进行明确界定,房主、租客报警后,公安机关不能刑事立案。警方又不能直接介入经济纠纷,只能进行一般性调解,因此赵国军不在乎对方报警。

房主和租客维权,以前只能通过民事诉讼解决。但是民事诉讼需要经过一定的程序和审理周期,等判决下来,中介公司已经换了名称,法院执行难。

法官说,2011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实施,对原刑法第226条规定的强迫交易罪进行了修改。本案中,赵国军等人在市场经营活动中,采取换锁、堵锁眼、卸门、言语威胁等手段,使房主、租客产生受胁迫的心理,迫使其继续将房屋租赁给中介公司,或者接受不合理条件退出租赁合同,属于刑法规定的“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特定的经营活动”。根据最高检、公安部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强迫交易3次或者强迫3人以上交易的,或者造成经济损失2000元以上的,应当予以立案追诉。

原标题: “黑中介教父”获刑自嘲恶有恶报(图)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宝宝半夜发烧39度怎么办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
治疗小儿便秘吃什么药好吗
儿童咽喉肿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