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诛天凌九重 第七章 对了,你有没有钱?

发布时间:2019-09-13 19:30:28 编辑:笔名

诛天凌九重 第七章 对了,你有没有钱?

将马牵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栓好后,任图影到街上逛了一圈,在一个准备收摊的斗笠贩子那花了三块铜板买了一顶斗笠,却是因为他现在十三岁的样子做很多事都多有不便,戴上斗笠遮住面貌,也能增加几分神秘感。

更主要的是,这样才显得飘然帅气,才像是一个侠客。

于是乎,葡萄城某条繁华的街上就凭空多出了一个戴着斗笠背着剑的矮子侠客。

但葡萄城做为梦舞帝国的军事要地,对江湖人士的警戒性很高,所以没逛多久任图影就被两个带刀士兵拉到了阴暗的角落里调查身份。

“阁下贵派?或是江湖散修?”

任图影低着头,眼神如闪电一般犀利,冷冷的声音响起:“云顶澜山,纵横剑派。”纵横剑派正是任图影所练的纵横剑法的发源门派,而在葬尸峡下面遇到的那位纵横前辈便是纵横剑派的创始人——纵横求败!

姓纵横,名求败,纵横江湖,但求一败!

任图影前世,他还没成长为影尊的时候这位纵横求败便是神画大陆的传奇人物,几乎无人可逾越!

“呵。”其中一个带刀士兵不屑的笑了一声,语气古怪的说道:“云顶澜山,纵横剑派,阁下倒是好出身啊,那照你这么说我还是飞龙流云山画氏一族的传人呢!你看你看,我还有传说中的画曈,没见过吧?”说到这里突然冷声一吼:“快快从实招来!混进葡萄城有何居心?”

任图影此刻已经陷入了沉思当中,对这位带刀骑士的喝问不以为然,挑了挑眉,自言自语的喃道:“飞龙流云山?画氏一族?画曈?这……会不会跟我的身世有关系?”霍然抬起头,双目中瞬时绽放出一抹犀利,电光火石间就听到一连串的惨叫,两个带刀士兵被打翻在地。

少许,任图影杀意凛然,居高临下的望着两人:“这就是传说中的纵横剑法,没见过吧?”说着蹲身下去,提起了此前说话的那个带刀士兵的衣领:“说,飞龙流云山在哪?画氏一族又是什么?画曈又是怎么回事?”他刻意将自己的声音变得沙哑,听上去就像是刃口磨石一样,直令人头皮发麻。

两个带刀士兵被吓得嘴唇哆嗦,脸色苍白如雪,却是任图影露出斗笠缝隙的目光让他们感到了死亡一样的恐惧,支支吾吾了半天,那个带刀士兵才说道:“这……这位大侠饶命啊,我们只是官府招来的临时带刀士兵,不……不是有意得罪您的啊。”

闻言任图影登时勃然大怒,直接一耳光扇了过去:“老子最恨的就是临时骑士,他么的带着刀出来扬武耀威吓唬老百姓是吧

?”说着反手又是一耳光:“没叫你屁话,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不然剁你一只手!”

那带刀士兵吓得一个激灵,欲哭无泪,只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心想嘴贱果然是没好下场啊,不过这位大爷您刚不是说您是云顶澜山纵横剑派的人么?这么牛叉的身份咋连飞龙流云山都不知道?我们只不过是些小喽啰罢了,咋清楚这些传说中的事?

虽然心中委屈,但他还是颤抖的回答道:“飞龙流云山是……是一座山。”

“啥米!?我还不知道那是一座山?”任图影真的快服了,当下就是几耳光:“直接说,画氏一族和画曈是什么?”

……

少许之后,任图影站起身,仰面微微一叹,目光变得悠远。

虽然刚才这带刀士兵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但至少让他知道了两点,第一,只有画氏一族的后裔才会觉醒出画曈,也就是说,他就是画氏一族的人确凿无疑!第二,画氏一族隐藏在飞龙流云山,而飞龙流云山就在梦舞帝国境内某处,不过,这飞龙流云山却是个连皇帝都没资格踏入的区域。

这或多或少也给了任图影探索自己身世的线索,只是他很搞不懂为何自己姓任,而不是姓画?

其实“任图影”这个名字的由来连他自己也感到很奇怪,他还隐隐记得,当在画意森林醒来的时候自己脑海中有一道温柔的女声在喊着“任图影”这个名字,甚至还浮现了一张模糊的脸。

心中定了定,任图影低头看向两个带刀士兵,脸上泛起天真无邪、淳朴善良的笑容:“对了,你们身上有没有钱?借我一点。”

“有有!当然有!”

待两个带刀士兵把身上的钱全部交上来后,任图影数了一下,发现既然还有几块金条,也不知道这俩货是哪里去搞来的,毫不客气的就收下了。

看着任图影渐行渐远的背影,两位鼻青脸肿的带刀士兵相视一眼,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相拥在一起:“他么的,呜呜呜……明天我就交辞呈,不干了!回老家种田去。”

任图影步伐轻快的在拥挤的街道上巧妙前进,若是仔细看,会发现他的脚步每一次都没有完全沾地,往往左脚脚尖刚一落地右脚脚跟就先着了地,一路走过,竟连灰尘都不惊起。

在一家客栈门前,他突然停下脚步,微微一偏头,伸手压低了斗笠,旋即走进去一锭银子摆放在柜台上,“掌柜的,要一间客房。”

“好嘞,客官您跟我来。”

任图影的客房在客栈三楼的角落,推开窗就能看到外面街道上的景象,待那个殷勤的小二啰嗦完为他去准备洗脚水后,任图影突然关上了窗,飘然一个转身,下一刻背上的断神朱天灭就到了手中,骤然消失在房间中。

紧随着便是“铮”的一声清响,灯火通明的房间中,某处火星闪烁了一下,就见到任图影身形凌空后翻,两脚在房梁上轻轻一点就头朝下坠去,紧接着腰肢一扭,一个翻身,双脚平稳着地,脚后跟向后磨行一段距离才停止身形。

随即,任图影淡漠无情的声音响起:“不知前辈跟随晚辈到此所为何事?还请明示。”

虽然不知道暗中之人为何跟着自己,但任图影也不紧张,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的来意不是伤害自己,要是想伤害自己的话早就动手了,何必跟随到这里?而且,经过刚才的试探任图影发现暗中之人出手并没有带着杀意。

暗中之人这种跟踪别人的身法很诡异,要不是任图影有前世五百年的经验作为底牌根本发觉不了,所以他完全有能力在拥挤的街道上悄声无息的做掉任图影,然后远扬千里,深藏功与名。

“不简单!真是不简单啊!”暗中突然传来一声大笑,随即只见一位头发雪白,显得仙风道骨的老者凭空在屋子里冒了出来,大步走向任图影:“没想到啊没想到,那老家伙的孙子居然如此了不得。”

闻言瞬间,任图影心头猛地一震,但表面上却是波澜不惊,淡笑道:“老前辈只怕是找错人了吧?晚辈可不曾记得有什么爷爷。”

“你当然不会记得。”老者满脸欣然的看着任图影,遂又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说道:“那一战,你爷爷不幸身陨,临死之前他将你托付于我。不过那一战老夫也是遍体重伤,自顾不暇,所以在将你送到画意森林后老夫就闭关疗伤。”

他怅然叹息,满脸愧疚的说道:“然而没想到这一闭关就是一月之久,待我出关后,发现你已不在画意森林。”

……(未完待续。)

宝宝营养不良怎么调理
消化不良型腹泻怎么办
七个月宝宝消化不好怎么调理
双侧颈动脉硬化严重吗